您的位置:中小学教育网 > 初中 > 初中资讯 > 正文

孩子觉得受到歧视出走 要返校须签免责承诺(图)

  2006-07-04 12:50 】 【我要纠错

  承诺书写明,孩子再出走不能对学校追责

  阅读背景

  6月19日,古城外国语学校初一学生刘星星(化名)留下“检讨书”后突然出走。孩子的父亲刘文录,通过儿子带走的公交IC月票卡的使用记录整天整夜在各站点蹲守,14天后,终于让他在安定门104路公交车站找到了他的儿子。

  最新问题

  之一:孩子找回来了,孩子14天的生活却成为了一个谜,他靠什么生活?这14天他做了什么?

  之二:孩子找回来了,父母渴望其再次回校就读,然而,校方却要求家长签一个“学校免责书”,否则,不许孩子回校……

  家长签下学校免责保证书

  保证书:初一3班刘星星同学,不会因为学校老师的正确管理教育或与同学之间发生矛盾而出现无故旷课、离家出走等情况。

  一旦出现离家出走的行为,不追究学校任何责任。

  为了出走14天的儿子能继续返校上学,刘文录一家昨天上午8点再次来到了刘星星就读的古城外国语学校。而此时,刘星星的同学们已经在期末考试了。

  “一是为了把孩子离家出走的原因说清楚,再就是和学校商量怎样才能让孩子继续上学。”穿戴一新的刘文录从包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说,“孩子今天死活不敢来学校,怕见老师,这是孩子昨天连夜写的出走经过。孩子觉得受到歧视了。”

  昨天上午,刘文录将这张皱巴巴的纸摆在古城外国语学校德育处主任张丽的桌子上,张丽看完刘星星写的出走经过后表示:“这孩子没有全说实话!”

  对于孩子回校继续上学的事,张丽对刘文录说:“要继续在我们学校上学可以,但你们如果没保证我们可真不敢教,万一哪天又离家出走怎么办?”之后,张丽告诉刘文录,“想要再回来读,家长必须得签个保证书”。

  张丽从办公桌压桌玻璃底下抽出一张白纸,上面是另一名离家出走的学生家长6月29日签订的保证书,“照这个签一份就行”。

  随后,德育处的李老师打印了一份免除学校责任的保证书。上面写着“一旦出现离家出走的行为,不追究学校任何责任”等内容,刘文录夫妇拿着这张纸,传看了几个来回。刘文录捏着保证书几分钟没说话,随后抬头用轻微的声音质疑:“孩子在学校出事,学校都可以不负责任吗?”

  随后,刘文录和爱人朱荣花对视了20多秒,拿起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事后,刘文录无奈地告诉记者,“现在最要紧的是让孩子下学期继续来上学,只能先签了”。

  校方承认“停了他两天课”

  不能因为是自己的孩子,就完全相信他的话,认为学校亏待学生……其实刘星星道德品质真不坏,想学还是能开窍的。

  对于刘星星出走一事,张丽说:“这孩子特别老实,特别懂礼貌。甭管谁离家出走我都想不到他会离家出走。”张丽表示,孩子找回来大家都很欣慰,也很佩服家长能在偌大的北京城靠自己的力量找回孩子,“但不能因为是自己的孩子,就完全相信他的话,认为学校亏待学生”。

  据张丽介绍,6月15日刘星星的确因为没写作业被她留在办公室里谈话,并让刘星星写保证书,“周四(6月15日)刘星星一直在办公室呆着没上课,但绝对没有让他写自愿退学”。

  “周四、周五两天刘星星都是在我办公室抄写的作业,是停了两天课。”德育处的邵老师告诉记者,那两天刘星星作业完成情况极差,只能在办公室罚抄作业和写检查,没法正常上课。“其实刘星星道德品质真不坏,想学还是能开窍的。”

  律师说法:学校不能免责

  汇佳律师事务所邱宝昌律师表示,学生家长在不签订保证书孩子就无法入学的情况属于变相受胁迫行为,保证内容只能是签订人非真实意志的体现,该保证书在法律效力上值得质疑。

  其次,法律规定学校作为教育主体,有教育管理学生的职责,尽管家长签订了保证书,但一旦学生因学校不正当管理行为而导致离家出走等各种意外,学校仍然不能免责。

  邱宝昌律师还表示,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的有关司法解释里,明确规定中小学生的人身安全等各种权益学校要负有责任,教育是全社会的责任,学校更不能通过家长保证置身事外。

  孩子归来写下出走原因

  老师在周五,一天没让我上课。让我一直在德育处坐着,什么事都不能干,只能乱写东西,只有去厕所和吃饭时才能出去。他还说我是农民护(户)口,要请我家长,但不让我出去,要我转到蓝天二中。我认为老师对我有偏见老说我写不完作业。有时我写完作业了,但还说我没写完(以上是班主任)。

  我去德育处以后,张主任问我,你是北京护(户)口吗?并还让班主任去查,然后他(她)问我能保证写好作业吗,我说可以,后来她让我把“如果写不完作业就自愿退学”这句话写上了,并对我说:“实再(在)不行你就转学算了,转到蓝天二中去。”我感到没法向家里交待,我周一就只拿了几件衣服后就离校(家)出走了。

  在周四时英语课文应该写二遍,可我少抄了一遍,老师就让我写保证书。到周五,我好好写作业了,但老师说我少抄了东西,于是我就在周五停课了。

  ■学校对此反应

  刘星星回家当天写的出走经过,皱巴巴的纸上是几百个生涩的字迹,在涂涂改改的痕迹下还能看出明显的错别字和属于孩子的句子。对于孩子写下的东西,张丽表示:“我们的确有让他转到蓝天二中的意思,那边是打工子弟学校,可能比较适合他。”张丽说,主要是刘星星学习成绩跟不上,又老不按时完成作业,任课老师每天都得跟她反映几回,“怕他影响其他学生的正常学习,但我从来没说要检查户口,更谈不上歧视了”。

  ■出走的日子

  “我怕见到老师,还想在外面‘工作’一个月。”刘星星在家中向记者讲述离家出走14天的经历时,以这样一句话开了头。

  6月19日

  见能刷卡公交就上

  19日上午,刘星星吃完早饭后,想起老师让他写的“如果再完不成作业,就甘愿退学回家”的保证书,突然不敢去学校上课了。刘星星将一件黑色背心和短裤塞进书包里,没有跟家里要零花钱,揣着公交月票卡就出门了。

  整个上午,刘星星见到能刷卡的公交车就上,沿着长安街一路乘车前行,“我忘了换乘了几趟,反正在王府井就下了”。下午,刘星星就百无聊赖地坐在王府井那些百货超市门前,其间,有不少流浪小孩和他搭话。

  6月20日

  有人拉他偷自行车

  “我坐在新东安市场门前,几个十八九岁穿充气衣服的哥哥和我玩,我们就在那里一直说话,他们还请我吃馒头。”刘星星说,到了晚上的时候,他们几个人跟刘星星说,晚上一起干活吧,大家平分。

  刘星星说,在知道干活就是去“偷自行车”后,他就和另外几个在王府井流浪的小孩一起玩。

  6月21日

  乘车去火车站睡觉

  “我也不知道哪儿能睡觉,从家里出来已经饿了两三天了。”刘星星睁着大大的眼睛说,虽然没钱,也还有力气。在王府井步行街流落了一宿后,刘星星突然想起一个睡觉的好地方,“电视上经常看到火车站有很多人在睡觉,我也去那儿睡”。

  刘星星凭着一张公交月票卡,每天从王府井乘公交车到北京火车站,“有时候白天睡,有时候夜里2点多睡觉,人很多”。

  6月22日

  帮小贵州发小广告

  刘星星之前认识的几个小流浪儿又出现在王府井步行街,一起玩了一会儿后,刘星星和他们坐公交车到了地坛公园,“小贵州他们每人都有一张月票,每天乘车去各个地方发小广告”。

  那几天,刘星星每天都和小贵州一起发小广告,“小贵州买饭给我吃,馒头、打卤面都有,晚上还带我回他们公司睡觉”。

  7月1日

  成“卡童班”正式员工

  从6月21日到月底的几天时间,刘星星在小贵州的介绍下成为“卡童班”公司的试训员工。“每天跟小贵州和小江西一起出门,培训主要是带我熟悉路线。”刘星星说,发小广告既有白班也有夜班,白班每天早晨5点出门,到车子比较多的小区去发“出售二手汽车”的传单,夜班则是下午5点出门一直工作到早上,“白天主要是对着人发,夜里就塞在车门、车窗上头”。

  刘星星告诉记者:“平时没工资,公司管吃管住,也没有硬性任务规定。”刘星星说,有的小孩子工作了一个月反倒欠了公司200元。

华夏时报

中小学移动应用

精品推荐

学员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