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小学教育网 > 中小学教育资讯 > 正文

暑期班良莠不齐挑花眼

  2007-07-22 10:27 】 【我要纠错

  由于家长和孩子们的“追捧”,暑假成为各种针对学生的培训班的“办班热档”,门类繁多的培训班让家长和孩子难以选择。

  很多家长把孩子送进暑期班,仅仅是为了让孩子在暑假期间有人管,不乱跑。

  一个是想利用闲暇时间参加培训考取导游资格证的在校大学生,在“100%过关率”的诱惑下一脚踏进“黑班”“圈钱”的陷阱;一个是孩子已经初三毕业的家长,从孩子上小学一年级开始到初三毕业为止,长期“坚持不懈”地为孩子挑选各式各样的培训班和补习班,结果儿子最终却连普通高中也没能考上。

  这个暑期刚刚到来,是继续参加培训补习还是就此放弃,在看似没有联系的众人心里,却成了一道共同的难题:重新选择意味着可能再次上当,就此放弃意味着可能落人身后……

  诱惑1

  百分百过关

  “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尽管知道这个号码早在数月前就已变成了空号,可赵敏(化名)还是不死心,每天她都会重复拨打这个号码,希望电话那端能突然有人接起。

  号码的主人曾是一家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叫王庭(化名)。2007年4月,培训机构被相关部门查封后,赵敏就再也没见过王庭。之所以每天给她打电话,赵敏是想要回自己为通过导游资格考试而交给王庭用来疏通关系的4000元“关系费”。

  2006年,为给自己日后找工作增加一块“敲门砖”,已经大三的赵敏决定利用暑假时间考个导游资格证。在翻了报纸后,赵敏被上面的一则招生广告所吸引,这是一则导游资格培训和俄语学习的广告,最让赵敏动心的是上面“百分百过关”的承诺。几天后,赵敏和同学一起向培训老师王庭交纳了当期的培训费、书费、报名费共计600余元。

  困扰2

  重新培训

  考试后,有人直接向王庭表示,如果得到题“还是过不了怎么办?”得到的答复是可以帮忙找人疏通“过”,但得要“关系费”,而这笔费用需要每人支付8000元。

  一番讨价还价后,王庭同意只收取每人4000元,包括赵敏在内的10余人交了这笔“关系费”,王庭随后给每人开了一张收据,没有写收款名目却特别注明“多退少补”。

  一个又一个月过去了,赵敏和其他交了钱的人的导游资格证始终也没能到手。随即有人给当地教育管理部门打了电话,得到的答复让人大吃一惊:这个培训点居然是个“黑”培训班,属于非法办学。2007年4月,相关部门对该教学培训点进行了查封。

  赵敏在犹豫了一番后,不得不再次向父母要钱,参加了另外一个正规培训学校开办的导游资格培训班。算上那4000元的“关系费”,为考取一个导游资格证,她共计已花费5000多元钱。

  “我也犹豫了很久,已经受骗了一次害怕再被骗,但如果不再继续学,就少了一技之长。学,怕被骗,不学怕落后。”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赵敏是应该对自己的这次被骗负有一定责任的。如果塌实认真地好好学习,或许会有避免此事发生的可能。同时,如果能仔细的审核一下该培训点的相关资质,或许一切也都有可能不发生。

  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人在为自己或孩子选择暑期班的时候会有盲动和随大溜的行为呢?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使得他们的鉴别力缺失呢?对此,本报记者进行了调查。

  1.心态

  起跑加速

  家住五星路的黄女士有个15岁的儿子,去年才参加完中考。从儿子上一年级开始到初三毕业,黄女士坚持了9年,每年假期都会给儿子请家教“加餐”,但儿子的中考成绩最终连上一所普通高中的分数线也没能达到。

  最初,黄女士通过一家家教中心给孩子请了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很快,女老师就和儿子“混”熟了。几个月过去了,儿子的成绩却没有明显提高。黄女士一气之下辞退了这名老师,直到后来她才知道,年轻的女老师其实只是个在校大学生。

  黄女士索性占用了儿子所有的节假日补课。起初,儿子的成绩有了些许的进步,可过了一段时间就止步不前了。

  当儿子的中考成绩下来后,黄女士只是摇了摇头。她告诉记者,其实每每看见儿子趴在桌上为做完老师布置的课外习题而累得睡着的模样,自己也想不再给儿子请家教,可一看到儿子满本子的红叉时,就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乌鲁木齐市实验中学德育处主任庄军:利用课余时间补习或给孩子进行培训首先要因人而异因情况而异。文化课的补习最好以查缺补漏为主,至于艺术类特长的培训,最好针对孩子感兴趣的方面进行。把课余的“加餐”当成“主食”,害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心理可以理解,但最好不要过多侵占孩子假期时间盲目补课,还假期给孩子。

  2.心态

  找人“托管”

  7月14日,记者在阿勒泰路某小区采访时,遇到了请假来给孩子报名参加英语口语培训班的陈女士。交谈中她告诉记者,女儿今年8岁,开学上二年级。原本女儿放假应该到爷爷奶奶家去,可不久前公婆回老家去了。自己和老公平时上班非常忙,周六周日都难得休息。现在孩子放暑假了,实在不放心把孩子一个人放在家里。干脆多给她报几个培训班,上午下午大部分时间都可以在培训班度过,这样把时间错开,自己也放心。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青少年心理卫生专业委员会专家委员周小西:孩子在假期的去向成了许多父母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难题。和让孩子独自在家或泡网吧相比,家长把假期的培训班当成临时“托儿班”也许是一个较好的选择。但父母不能把孩子推向培训班后就置之不管,要知道,其实假期应该是父母与孩子沟通的好时机。如果把孩子送进培训班,也应当在放学后多和孩子聊聊当天的感受,让他们体会到父母的关爱。不谈学习的沟通往往是孩子所喜欢的,可以利用这个时机和孩子达成一致的目标,并激励孩子学习。孩子没有和父母达成一致的目标,没有学习的动力和兴趣,自然也敷衍了事,不仅会疏远父母,也有可能产生厌学的情绪。

  这样的两种心态,使得“暑期班”遍地开花,在记者调查的过程中发现,很多暑期班的资质都非常令人担忧。

  3.现状

  “黑班”横行

  由于生源充足,有人形容目前的假期培训市场“插根木杆到地里也能开花”,铺天盖地的广告、门类繁多的课程,家长为孩子报名也是不惜花费真金白银。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培训机构的课程设置、师资力量、场地安排就被注入了很多“水分”,同时一些没有任何资质的“黑班”也“鱼目混珠”。

  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目前,依据我国不同的法律规定及不同行业的相关规定,教育、文化、劳动和社会保障等等行政管理部门都有一定批准审核培训机构的权限。比如,对语文、数学、语言等文化课补习机构的审批由教育管理部门负责,而对音乐、美术等艺术类培训机构的审批通常是由文化部门负责;至于技能性培训机构的审批则由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门负责等等。

  按照谁审批谁负责的原则,有“证”的机构有人管,一些根本没有任何资质的机构就乘机钻了空子。由于这样的“黑班”往往比较隐蔽,流动性较大,客观上也给相关部门的管理带来一定困难。除了鼓励大家协助有关部门对其进行积极举报外,能否设置一个专门机构对培训行业进行统一管理,变“多头审批多头管理”为“多头审批一头管理”。把审批程序变成“准入证”,管理程序变成“通行证”,审批合格准入,管理不合格不予营业“通行”。

  采访中有家长提出,能否由政府出面牵头,建立一个第三机构。由社区、社会、政府一起来关注孩子的假期问题,不要让孩子“流浪”在各类非正规的培训班里。

  4.支招

  参加培训要认清资质

  乌鲁木齐市教育局负责民办非学历教育机构管理工作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如果要参加培训,就要选择有办学许可证的、管理规范的合法办学机构。

  不管是哪一类的培训,凡是面向社会招生、进行教学活动,必须办理社会力量办学许可证。因此,家长送孩子上各类培训班,要看其有无辖区教育行政部门颁发的办学许可证,同时看有无物价部门颁发的收费许可证。在选择前最好对师资力量、环境、学生人数、上课时间、价格等问题有充分了解,索取相关资料和票据,票据上要注明相关收费项目。选择兴趣班,如果希望在一定时间内达到一定的考级水平,要和老师沟通,必要时可通过合同约定。

  切莫让培训市场被少数没有资质的“黑班”搅了浑水,成为被培训者眼中食之无味的“鸡肋”。

  乌鲁木齐晚报·吴杨 陈岩

延伸阅读:暑期班 良莠不齐 花眼

本文转载地址:暑期班良莠不齐挑花眼

相关新闻

特别说明:

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中小学教育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中小学移动应用

精品推荐

学员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