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小学教育网 > 中考 > 学习方法 > 正文

课内课外说语文——教改三人谈

  2006-05-23 11:11 】 【我要纠错

  上海黄玉峰 赵志伟 商友敬 

    语文教育是通过“立言”去“立人”,要给学生更多的空间,让他们自己去感悟、思考

  黄玉峰:(复旦附中语文特级教师):古人说:“教亦多术”。教法不是只有一种,要根据不同的课文、不同的要求,以及教师学生不同的特点,选用不同的方法,不能搞形式主义,更不能做表面文章。现在强调的所谓“讲深讲透”,既不可能也无必要,因为教师的作用主要是引导,是点拨,是创设营造一个良好的语文学习氛围,要给学生更多的学习空间,让他们自己感悟、思考。我不赞成那些没有意义的“阅读分析”,那些教法往往把课文中的简单问题“分析”得复杂化;又把作者丰富的思想情感和文采风格“分析”得简单化、抽象化,使学生只记住老师“分析”出来的干巴巴几条,而丢掉了文本。

  我认为,语文课千万不要搞“标准答案”。“标准答案”会捆住学生的手脚,使他难以发挥。尼采说:“生命僵死之处,必有法则堆积。”不能要求什么都统一:统一教材、统一大纲、统一进度、统一教法、统一考试、统一阅卷。统一导致封闭,封闭导致僵化,最后使教师与学生的思想萎缩,人格委琐。

  教师在上课时要发扬教学民主,不要以“教师爷”的姿态出现,而应教学相长,与学生一起提高,互相交流。这是我追求的教学境界。

  赵志伟:(华东师范大学语文教学法副教授):现在中、小学出现的种种违背教学规律的做法,大致有两种:一种是教师本身完全明白语文该怎么教怎么学,但迫于形势,屈从于应试教育现状的压力,也不得不把学生赶到“题海”中去,以大量的机械式的“单项训练”(实际上其中有不少伪知识)来代替真正的语文教育。还有一种教师是真不懂该怎么教,于是手执一本教科书、一本教学参考书再加上几本练习册,在课堂上“依样画葫芦”,反正有“标准答案”在手上,足以“镇住”学生。

  教师在课堂上要大处着眼,要养成学生自己查工具书看注解的习惯,教师要适当地把作者及背景介绍给学生,这就是孟子所提倡的“知人论世”、“以意逆志”。不要把好好的文章肢解得支离破碎,所谓“七宝楼台,眩人眼目,碎拆下来,不成片段。”教学中抽出其中的某一字某一句某一段加以赏析,目的在于领会全篇的精神情味。如果因为上次高考中考考过这一类题目,就拼命让学生做几十道几百道这一类题目,那是十足的胶柱鼓瑟,对学生对自己都没有好处。

  商友敬:(上海师范大学初等教育学院高级讲师):教育的目的是“立人”,语文教育的目的是通过“立言”来“立人”,即让学生在最好的语言环境中成长为一个有文化的人。语文教师的责任在于运用语文教材(即最优秀的语言作品)通过课堂和课外的教学,让学生茁壮成长。这就要教会他们读,多读,爱读,自觉地读,读成习惯,一天不读就不舒服;还要教会他们写,写心里话,写自己的意见,写成习惯,“情动于中”就要“形于言”,一天不写就不舒服。

  现在有不少学生怕读怕写,是读和写都不得其法,究其原因是老师教而不得其法。要教学法生多读书,进入到里面去体味,而不是站在外面“分析”,所谓“沉浸醲郁,含英咀华”。要教学生多表述,说心里话,而不是门面话;写出自己的见识,而不是八股文章。这就需要老师先作出榜样,用自己的读和写来引发学生的读和写。

  学  中小学生重在积累,积累就是多读经典之作

  赵志伟:我非常同情现在的学生,每天从早晨6时关到下午5时,晚上作业还要做到11时,一点空闲都没有。但效率不是与时间成正比,有时甚至是成反比的家长、老师和学生一定要明白这一点,要用最少的时间完成学习任务,吸取真正的知识,而不是耗费时间精力于哪些无用的知识和虚假的技能。

  当代丹麦语言学家叶斯大林帕森说:“把孩子们投入到语言的海洋”。注意,这不是语法练习的“题海”,而是古今中外经典著作的海洋,让他们在典范性的语言海洋里漫游。我们的父辈祖辈,为什么能出口成章,下笔成文,即使没有念几年书,写出的文章至少也能文从字顺。什么原因?读得多,读的全是经典之作。如果只读现在这薄薄的一本课本是绝对不可能成才的。

  黄玉峰:小学生和初中生重在积累。要积累就必须多读,有些名篇要熟读成诵。不断地积累,“使其言如出我口,使其意如出我心”。在精读的过程中,会不知不觉地潜移默化,自己的情感得到冶炼,自己的言语也得到修整,这就如同写字一般,一本帖临摹久了,“入骨”了。该读的读,该背的背,该抄的抄,这比那些不着边际随心所欲的“分析”与机械式的“单项练习”有用得多。至于“泛读”,我的办法是结合课本给学生开一些经典书目篇目,还要介绍一些报刊杂志上的鲜活文章。

  高中学生更要把他们引向社会,读好社会这本“大书”。我的做法是引导他们听讲座,逛书店,泡图书馆,看展览,练书法,学篆刻,赏文物,观话剧,演小品,吟诗词,作演说,编刊物,作采访,乃至组织旅游,直接进入山水和人文景观之中。总之要引进时代的“活水”,观察时代的“风云”。兴趣是可以培养的,有了兴趣就能形成习惯;形成习惯,他们就会自己去追求了,“好学深思”四个字能成为他们的性格,有了独立的思想和开放的精神,这就是成功的教育。

  商友敬:学习语文是“三分课内,七分课外”,课内向课外辐射,课外向课内集中,互相作用,相得益彰。要造成师生之间、同学之间“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局面。要努力营造一种平等而宽松的学习风气,人人都可以质疑问难而不必有所顾忌。教研室内教师之间形成一种读书风气,就可以影响学生的读书风气与兴趣。孔夫子说:“君子之德,风”。在读书方面,教师要使出榜样。讲台上站的是“读书人”,是“学者”,还怕学生们不好好读书吗?“

  要引导学生自觉地写文章,从日记写起。写文章可以拓展学生的眼界、心胸和笔墨,养成发表意见的习惯,同时也会整理自己的思想,而不仅仅是为了应付考场上的作文。

    考试是“临竿一跃”,考什么却大有讲究。新型的、多样的考试呼之欲出

  黄玉峰:考和教的目的一样,都是为了学生学得更好。但是现在异化了,“考”成了唯一的目的,学是为了考,教也是为了考。老师教书成为指导学生如何应付考试。尤其是毕业班的老师,不是教语文,而是“教考语文”;甚至非毕业班的教师,也提前“磨刀霍霍”,准备把学生赶向考场。

  我主张要考“三个多少”和“两个怎么样”。即:读了多少?背了多少?懂了多少?文章写得怎么样?字写得怎么样?我以为这样不但有利于促进人才的健康成长。为此,我向有关领导部门建议:要打破统一的高考模式,不拘一格选人才。最后我所教的复旦附中文科加强班,将举行一次学生论文答辩会,邀请北大、清华、复旦、华东师大、上海师大,上海作协等单位的教授、专家来评审,面对面地考一考他们。这样考试的可信度高,可以更好地促进学习,也可以让大学直接选拔人才。

  赵志伟:我们不能把语文教育中出现的一切问题都归咎于考试“指挥棒”。譬如跳高,测试的是你在横杆前的一跃,而你的体能和技巧却是长期锻炼的结果。

  考试的公平准确表现在试卷的“信度”和“效度”上,所谓信度就是题目准确无误,效度就是真正测出学生的水平。我认为还要加一点,即老师不看标准答案自己也会做。

  要改革考试,首先把小学、初中、高中的层次分清,采用不同的题型,不能都考“阅读分析”。小学侧重背诵、默写、词汇的积累和应用;初中可考一些“阅读理解”(而不是分析),通过考试引导他们去读经典名著;高中应该引导他们把“读书”和“作文”结合起来。高中的文言文考试侧重实词、标点和翻译,少考语法。王力先生多次说:学习文言文最重要的是词汇而不是语法。

  商友敬:考试有两种:一种是为选拔人才而考,如高考、中考;一种是为促进教学而考,如平时的期中考期末考。高考、中考当然可以统一命题,但也不能过僵过死,要让考生人人都能显示真水平。平日的考试应该由教师自己命题,这是对教师的尊重和信任。现在所谓“教考分离”,在教师和学生之间插入“第三者”,实际上是在考教师,使教师十分被动,使学生对教师心怀疑团,造成“人人自危”的局面,不利于优化教学环境。

  从语文课的特点看,平日考试可采用口试的形式,从他的语气中可以听出他对文章的理解程度。近代大诗人陈衍(钱钟书的老师)小时候读《孟子》,他的父亲听他读出一股气势来,十分高兴,说是读懂了。老师要在学生读书时语气的抑扬顿挫和轻重徐疾中听出他的理解程度,然后问他几个问题。当然,作文也不可少。作文的评价标准应为:文从字顺思路通畅者及格;能发表自己的见解言之成理者,加一等;有文采,有真情,想象力丰富者,再加一等;说空话、套话、假话者,不及格;抄背《作文选》,不给分。

  《新民晚报》1999年10月25日第23版

延伸阅读:语文 教改

本文转载地址:课内课外说语文——教改三人谈

中小学移动应用

网校辅导课程

为您服务

精品推荐